柳辰

授予安东尼奥萨列里世界第一可爱奖

捏一个安度酱(

安度西亚斯想要的东西

⚠️第一个tag表示下文是私人妄想产物,引起不适可屏蔽了事






马蹄声。

越来越近的马蹄声。

敲击着地板,最终停到你面前。

阿马德乌斯曾脱下他的外套,裹了什么东西抱在胸前。

一只戴着手套和尾戒的手从黑绒布里支棱出来,指尖垂在教堂花窗一样的凤尾蝶图案上。

你抬头看他眼睛。红绿杂糅的,是陈年血迹那种干巴巴又黏糊糊的棕色。

我们去吧。你说。

于是阿马德乌斯把那些统称为“萨列里”的断肢与器官摊在手术台上,轻车熟路摆好位置,然后还在滴血的台子被他一把推进巨大的灵基修复装置里。

烤箱模样的机器轰鸣起来,你们两个并排坐在地上仰望闪烁的红灯,仿佛在等待一整盘全新的纸杯蛋糕。

第一次是手指。

第二次是舌头。

第三次是整根喉管。

这畜生越来越过分了。阿马德乌斯气得发抖。

它在我们生前就盯着安东尼奥——当我的身体终于快被它烧干净的时候,它就开始寻找下一个祭品。而我则不得不死得快些来和它一起进坟墓。虽然这会伤害安东尼奥,但总比让他被那怪物缠上好太多。

我必须向您发誓,御主。魔神的贪得无厌永远比您想的恶劣数倍。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只不过想要萨列里的认同和友情,但它……它要他弹琴的手指、唱歌的舌头、发声的喉咙。它要他的音乐与躯壳,燃烧它们用做自己的养料,再把那些残渣和被榨干掏空了的灵基都吞到肚里打上独角兽的印,最后生出一匹名为安东尼奥·萨列里的幼驹——那是它忠诚顺从的眷属。

而我绝不会让它有机会那么做。

装置亮起绿灯。

完整的萨列里从弹出的手术台上跌下来。治愈性术式紧贴着英灵的身体形成一层膜,随着他的动作把一些加速魔术回路构建的药液甩得到处都是。

就像是挣脱胎盘束缚的幼兽。

阿马德乌斯想到了什么不快的事情。他大步走到萨列里身边,尖锐的指套撕破薄膜,用黑外套裹住湿漉漉的英灵,架着他离开房间。

魔力化为金色粒子消散了。

你在等待下一个67天。

【fgo】你是什么做成的?

⚠️是私设

⚠️有串剧组的梗

⚠️这种东西就是用来发刀子的啊!(支离破碎发言)


阿马德乌斯是什么做成的?

黄色笑话、流淌的金子

和马蹄声。


萨列里是什么做成的?

焦黑的砂糖、破碎的乐章

和一场七嘴八舌的梦。


贝多芬是什么做成的?

月光、大炮

和止不住的蜂鸣。


舒伯特是什么做成的?

蘑菇、有鱼的小溪

和枕头里的歌谣


李斯特是什么做成的?

钟、同时敲下的钢琴两端

和小狗尾巴

……啊,你发现了啊

字面意思的,是用来放有关萨老师的糟糕的东西的地方。

根据自己的口味,基本是莫萨或咕哒♀萨。

然而不管是哪种都不正常就是了。

点进tag默认啥都能接受。

【CL】两张记录(其二)-AS

⚠️我终于对cl下手了!!!!!
⚠️一如既往的过于自我满足导致ooc和bug满天飞(
⚠️和本篇不一样这个还是比较严肃黑暗刀片(?)的
⚠️为了方便自己码设定把classicaloid的设定简化成“被植入一定量特定音乐家数据并以此为基础前提进行后续行动的人造生命体”
⚠️作为所谓“失败个体”,其形象将比成功作扭曲得更严重
⚠️ready?

其一:http://ivy362578.lofter.com/post/1cd7f9fe_efd6bbb2





【个体记录】


【姓名】
安东尼奥·萨列里/Antonio Salieri

【性别】

【基本外貌】
纯黑色卷发,长度约过肩。左眼虹膜呈金黄色,右眼呈灰白色(已确认完全失明),侧颈有刀割伤口
【Musik使用】
经检测,曲目导入失败,无法使用
【Musik曲目】

【指挥棒形态】
经仪器模拟,推测大致形状为拆信刀
【备注】
1.本个体平时应单独放置于房间内,配备生命维持系统、特制眼罩与耳罩,尽量避免本个体移动、接触强声或强光刺激、其余个体在无♬级别及以上人员认同下进入房间
2.当本个体需要转移时,应使用特制的轮椅,并在确认轮椅上所有部位(颈、腕、腰、踝共6处)的束缚带系紧后再进行移动
3.严禁在无♬级别及以上人员的许可或指示下移除本个体的眼罩或耳罩

4.左眼视力丧失75%,右眼视力完全丧失,嗅觉丧失48%,双耳听觉丧失96%,味觉丧失31%,触觉丧失20%

5.在与其余个体的兼容性测试中,本个体仅在个体弗兰兹·舒伯特及个体弗朗茨·李斯特及个体弗朗兹·克萨韦尔·沃尔夫冈·莫扎特存在或感知其Musik时,各身体指标有接近正常域趋向。在个体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存在或感知其Musik时,本个体■■■■■■■

6.禁止本个体以任何形式与个体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接触

7.负责搜集及校正本个体植入资料的人员共3名,已革职3名
【销毁原因】
植入资料因彼此矛盾出现自噬现象,后检测发现资料库损毁极严重。经7年5个月持续监控及5年持续修复无果,判定无法正常使用Musik
【个体状态】
监测中(被划掉)被销毁
【销毁时间】
■■■■年5月■日
【最后更新时间】
■■■■年■月7日

大家好好听课啊不要学我瞎画x

你,明天,直接陪我去伦敦,懂?
跨国猫头鹰不靠谱啊xxx

【CL】两张记录(其一)-FXWM

⚠️我终于对cl下手了!!!!!
⚠️一如既往的过于自我满足导致ooc和bug满天飞(
⚠️和本篇不一样这个还是比较严肃黑暗刀片(?)的
⚠️为了方便自己码设定把classicaloid的设定简化成“被植入一定量特定音乐家数据并以此为基础前提进行后续行动的人造生命体”
⚠️作为所谓“失败个体”,其形象将比成功作扭曲得更严重
⚠️ready?

其二:http://ivy362578.lofter.com/post/1cd7f9fe_12a787992





【个体记录】


【姓名】
弗朗兹·克萨韦尔·沃尔夫冈·莫扎特/Franz Xaver Wolfgang Mozart

【性别】

【基本外貌】
灰白色长直发,发尾略见粉色;虹膜呈天蓝色;习惯穿着神圣罗马帝国时期的常见宫廷男子服饰
【Musik使用】
经检测,曲目导入成功,可正常使用
【Musik曲目】
理论上与已导入曲目一致,但因本人拒绝使用而无法查证
【指挥棒形态】
褪色、破旧、断裂的魔笛,与个体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大致相同
【备注】
1.本个体曾多次对自己的姓氏显示程度不等的排斥
2.在与其余个体的兼容性测试中,本个体仅在个体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在场时表现出不稳定,具体表现包括且不限于自卑、沮丧、自暴自弃;在个体安东尼奥·萨列里在场时表现较平时更平静且放松
3.拥有部分生前记忆。关键词:“卡尔”“妈妈”“老师”“父亲”
【销毁原因】
在销毁个体安东尼奥·萨列里的过程中与实验人员发生冲突,致两名实验人员,一名技术人员受伤。在之后的数据监测中发现不可逆的损伤,判定无法继续正常使用Musik
【个体状态】
正常(被划掉)被销毁
【销毁时间】
■■■■年7月■9日
【最后更新时间】
■■■■年■月2■日

18号就萨老师生日了可是我不仅没有音乐家增殖中的脑洞甚至满脑子里黑泥(。)很黑很自我满足很ooc很能引起别人不快的那种(。)为了大家的身心愉悦我我我我大概错后两天再发……(对唔住

【fgo】音乐家增殖中!41-50

⚠️注意事项及0-10: http://ivy362578.lofter.com/post/1cd7f9fe_12c6854d
⚠️欢迎点梗!
⚠️ready?





31-40: http://ivy362578.lofter.com/post/1cd7f9fe_ee9f25e4

41.
“我一直以为你会严肃看待这件事情,而不是笑得像头背过气去的驴。”
“嗯——我不否认对安东尼奥以这种方式成为英灵而感到痛心,但是事已至此也不是你我能左右的。我实在不想再亲自为他套上一层枷锁了。你说呢master?”
“你看嘛,和歌里唱的一样,若无法逃离死亡便活到极致,若无法改变这悲哀的事实,那就对其大笑。哎呀我好像说出来了好不的了的话!”
“听好了,我的御主。虽然这话由我来说会显得不那么可信,但是我,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即使是现在也依然真诚地将安东尼奥·萨列里视为挚友。不管别人将他扭曲成怎样的怪物,维也纳的乐师长也会永存于我心中。请您务必时刻铭记这一点。”
“愿音乐女神与他同在。”

42.
“精彩且让人信服的宣告,阿马德乌斯。”咕哒突然鼓起掌来,紧接着把一张机票塞进英灵的视线里,“这样我就能放心把你俩一起带出去了!”
“说得好像我从来就没让你省过心一样!全队的蓝魔放和安心信赖的50颗暴击星难道不是我提供的吗!我和安东尼奥去哪儿玩!”
“欧洲!如果你们俩愿意的话我们大可以回一趟维也纳或萨尔茨堡,然后你就能看见全世界的人都在瞻仰你家和那些用语颇有莫扎特家族特色的信件了。”
“实名建议把皇帝陛下被现场捉女干然后逃跑的那个小窗户列入行程内。”
“当然。我要用它的照片做圣遗物。”

43.
萨列里在沉迷冰淇淋,咕哒用半个小蛋糕俘获了一只使魔,并成功说服小家伙从乌鸦变作一只黑猫任她在自己腿上摆布。
阿马德乌斯从街道另一头回来了。像是被极大满足了的音乐家哼着与自己步调合拍的小曲,一手提着萨列里带来的小提琴,另一只手里的琴盒正发出硬币碰撞的清脆响声。
“真是酣畅淋漓的演奏!如果安东尼奥也在的话就能为我伴唱了,可惜我们的男高音把自己献给了甜点。”他一屁股坐在两人中间,把咕哒膝头的使魔激得炸了毛。少女这才发现那些填满了他衬衫的花。
“对了,这支得给你。”阿马德乌斯从中翻找出一朵红色的康乃馨,插在萨列里与花朵同色的发带间,“我在演奏你的曲子时得到了这位美人,所以它理应属于你,亲爱的安东。”

44.
“现在我们去哪儿?维也纳的春天可不是干坐着就能领略完全的。你得走起来才能捕捉那些音符。”
“中央公墓,我们走过去。”
“看在我刚给咱们额外赚得了些路费的份儿上,你要带我去看我的坟头?”
“你看我这个御主多贴心。以及你们想要什么花?我们可以在路上买。”
“如果是给安东尼奥的话,你可以送他一些来自他家乡的雏菊(阿马德乌斯指了指自己胸前的小白花),或是像那位无名的听众一样用红色康乃馨表达一下爱慕……哎哟这鸟好凶!”
“至于我,”独角兽的手杖在空中挽了个花,神之子扶着他的花环笑了,“莫扎特从不拒绝任何形式的爱!”
“来自友人的问候和一首歌如何,阿马德乌斯?”萨列里安抚着自己的使魔,在阳光下露出一个微笑。
“何等美妙的礼物!”


45.

“你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了吗舒伯特?”

“萨列里老师的冰淇淋看上去很好吃……”

“贝多芬?”

“………………”

“为什么这个时候耳聋啊你!”

咕哒努力让自己忽略长椅后灌木丛里的小小响动,并思考着如何让小家伙们自觉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46.

“虽然我很想继续和你们逛维也纳,但是出来旅游的英灵也不止你们两位,大家都去了不同的国家。作为御主,我有一定的义务要确认所有人都在真正享受旅行。”咕哒清了嗓子,不着痕迹地提高了音量。

“这件事我倒是知道,如何?下一站去哪里?”

“唔,根据我自己的喜好的话果然还得是波……”

“波兰!您要去波兰吗御主!去华沙吗?我想去弗雷德家看看!”这是再也忍不住的李斯特,一手拎着贝多芬,另一手拎着舒伯特。

“啊哈你们三个终于肯出来了!我这一招用的真天才以及我刚刚想说的是波士顿对不起了李斯特!”这是被自己的聪明才智折服的咕哒。

“等一下我不要带孩子?!”这是很快意识到自己今后灾难的阿马德乌斯。

“啊,路德维希,还有弗朗茨。要吃冰淇淋吗?”这是大家的好爸爸萨列里。


47.

咕哒一边喊着“我会给你们寄明信片的!”一边独自登上了迦勒底的专机。留下五个个头参差不齐的音乐家面面相觑。

在阿马德乌斯的强烈要求下孩子们的冰淇淋缩减至每天三人总共一个,理由全部出自好妈妈卫宫语录。

“你们是怎么来这儿的?说实话我没有感受到任何魔力波动。你们中间总算有人分化成assassin了?”

“达·芬奇女士是怎么说的来着……”“大概就是我们是萨列里老师的一部分所以灵基差异可以忽略不计这样?”

“当初孩子们随着我的召唤被连锁召唤,既是独立的个体,也是我灵基组成的一部分,和我共享同一份魔力流动。阿马德乌斯,你这几天一直和我待在一起,由于我的魔力而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算是正常的。”

“感谢我亲爱的大师为我讲解,但是这仍然改变不了我不想让小孩子跟着旅游的想法。”

“可是有孩子们跟着的时候,你的街头演奏也能多赚一些钱,这也算件好事。”

“那不一样!已经有不下五位女士直接给他们面包和果汁了!啊萨列里我亲爱的萨列里,比起一位街头艺术家,我难道更像一个带着孩子乞讨的人?”

“……实际上,御主还跟着我们的时候和我讨论过这件事。”

“我们的好姑娘怎么说?”

“她持肯定态度……哦路德维希把弗朗茨的耳朵捂住,我来捂住你的。莫扎特先生又在说一些小孩子听不得的话了。”


48.

“你这是把迦尔纳先生带去哪儿了?”

“环●影城哈利●特主题公园!奥地利还没建一座真是可惜了,不然我就把你们五个送进里面去玩一天。”

“根据圣杯给我的知识来看并不是我感兴趣的类型,安东尼奥估计会被里面的小吃迷住。顺便问一句黄油●酒的味道怎么样?”

“喝过的格兰芬多都哭了。”

“……哦……”

“我已经把网上搜到的靠谱一点的配料表给卫宫了,你懂我意思吧?”

“(阿马德乌斯无言地竖起大拇指)”


49.

“master,这是您新买的指挥棒吗?”

“形状好奇怪哦……”

“粗细也不是很合适。”

“不,那是圣遗物。”


50.

在所有人的旅行都结束的第二天晚上,咕哒举行了一个聚会,并以分享见闻为名瓜分特产,还给每一位英灵灌了酒。

普通的还是从酒吞那里拿的?哎呀想不起来了对不起呀☆

贝多芬和李斯特已经在地上躺着了,舒伯特奇迹般的还能站起来。

小蘑菇举起一杯染上酒精气味儿的葡萄汁,大声喊——

“敬我们之中下一个离去的人——”

至于咕哒大叫着“小蘑菇那种话不能乱讲!”跑过来把小孩子扑倒并在第二天拉着他在达·芬奇那里耗了一整天做灵基监测,那些都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