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辰

格兰芬多丢人毕业生

【墨魂】李太白他又喝高了!

⚠️兰台是唐宋双子

⚠️李太白我叫你喝!






“我真傻,真的,”唐梓抬起她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有酒的时候李白在哪儿都能闻见,会来寻酒喝;我不知道他丫的啥酒都敢喝。我一清早起来就去了外面,买了一瓶无水乙醇放在家里备急,叫我们的子美找个地方收好了去。他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他出去了。我就在厨房做饭,菜上桌了,要吃饭。我叫子美,没有应,出去口看,只见人摊得一地,手上也没有我们的乙醇了。他是不随便把活儿推给别人的;各处去一看,果然没有。我急了,央我哥和大家出去寻。直到下半天,寻来寻去寻到院里的大池子里,看见池沿上挂着一只退之的鞋。大家都说,糟了,怕是遭了太白了。再进去;退之果然躺在池子里,还睡得死沉死沉的。去看别人,务观脸上挂着三道血,说有人趁他和於菟睡着踢於菟的猫铃铛;摩诘在我们找到他的时候还被编了满头小辫子呢。……”她接着但是呜咽,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宋桑站在妹妹身边,肩上扛着一个泥醉的李太白。天知道这家伙还记得要吐在厕所里是福是祸。

是的,李太白又喝多了,喝大发了。

据后来他本人的口供,从第一口到头栽进马桶里不省人事不过半钟头。然而要命的是这厮进厕所的时候把门反锁了,导致整个搜寻工作延迟至下午。

“半个钟头你就能把斋里霍活儿成这德行,不愧是李太白。”唐梓翻白眼,“陈述一下作案经过同志,我们看看还有没有没救下来的。”

李太白打了个酒嗝。


一开始这人遇上了子美,闻到酒味儿登时起了歹念,三言两语把子美唬晕以后偷了他怀里的瓶子就灌了个满口。

然后他就高了。

只见李太白一把捞过不明所以的子美,往人嘴里猛灌一通,紧接着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下一个是高仲武,俩人打了一架。打着打着李太白大喝一声,喷了高仲武一脸酒气。

于是乎高仲武一棍子把他扫到别院去。

别院是哪儿啊?别院里没别的,就有个大池子。

韩退之睡到池子沿儿上不知道第几回,睡着睡着掉下去也有了四五回,然而被人硬生生掀到水里还是头一遭。

然而就这样也没醒,妈耶。

李太白掀完人,兴许是觉得外面冷得慌,就跑进屋里,正撞上易安的门。

易安说我那会儿应该戴着耳机QEQE呢。

“得亏姐姐您没听见。”

摩诘房间离易安不远,自然没能逃过一劫。

小辫儿盘到第十二个,李太白忽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本来照他这性子是要就地解决的,好在刚才易安门上那一下把他撞清醒了些,眯起眼看了看,哦这是王摩诘的房间,吐不得,遂出门寻厕所。

路上看见大猫猫,一时兴起对着猫铃铛就是一脚。

务观心说我咋那冤呢。

总之李太白祸害完这么一群人,晃晃悠悠走进卫生间,门一锁就抱着马桶吐了个痛快,然后一觉睡到现在,好不潇洒。


“这么下去可不行啊太白前辈。喝酒误事。就为了找你,现在都下午了我们还一顿饭没吃呢你说说。”

“我也不想啊。”始作俑者挠脑袋,回过味儿来终于是知道自己都干了啥,“李太白生前爱酒,我也只能跟着爱不是?”

“兰台您待会儿去他屋里把那几首写酒的给换了去。”

“与其要换不如再去寻几首别的,既能增强魂力还能完善魂格。只要让写酒的诗的比例下降就行了吧?”

“话是这么说……”宋桑也开始皱眉头,“现在能寻到的基本都贴上去了,要再找还真有点难。但是闹了这么一出我是有段时间不敢再让太白沾酒了。”

“找诗这事儿谁都帮不了太大的忙。不过要说戒酒我这儿倒是有个法子。”

“啥。”

“头孢呋辛酯片,每周一次。”唐梓亮出手里的小药板。


“你说要是太白没忍住又去偷喝结果栽了怎么办?”

“啊那个简单,去杂物库里找鸵鸟墨水,蓝黑色的大瓶装的,灌上几口就没事儿人似的了。”

“……我觉得还是不问你咋知道这么个法子的好。”



end.

【墨魂】兰台档案:唐宋之桑梓,墨斋之兰台

⚠️私设双子兰台,是两个沙雕

⚠️被官方打脸之前我是不会删的!

⚠️被官方打脸了我也不一定会删的!

⚠️ready?






您好,我们是现任兰台,一对兄妹龙凤胎。

我是哥哥,宋桑。

我是妹妹,唐梓。

干嘛,一个随爹姓一个随妈姓不可以吗?


我们是在整理家里旧物的途中成为兰台的……说实话到现在我依然觉得那段经历很魔幻。

当时阿梓找到一大摞抄诗,十有八九是小时候练书法用的。于是我们两个就暂时放下手中的活儿,坐在一起重温童年。

我和哥边看着,边遇到喜欢的句子就大声朗读。当读到“无边落木萧萧下”时,突然起了一阵大风,把所有的诗稿都吹飞了。

于是阿梓骂了街,虽然最后那个字在看到子美后拐了十八个弯儿最终还是没喊出来。

因为那是杜子美。

唐梓小姐。

您想说什么宋桑先生?

小姐记不记得《恋爱的犀牛》里经纪人和莉莉对戏的第一段?*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所以我不记得。


听完子美的介绍后,我很快接受了现状,并且提出把整个二楼和三楼收拾出来供墨魂们居住。

而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报警有人私闯民宅。

你可太现实了阿梓。

因为我是个唯物主义者……好吧我承认在得知了墨魂这种存在后我唯物得有点薛定谔。

但你最后还是没报成警。

因为那是杜子美。

唔,我懂了。


于是那天剩下的时间里我们的工作从整理旧物变成了打扫整个二楼和三楼。好在平时我和哥有注意保持最基本的卫生,而且子美也帮了忙,并不是什么重活。

一共整理出十来间房。子美看到干净敞亮的房间是总是很开心满足的样子。

毕竟对他来说这也算“广厦千万”了吧……

是啊……子美老是说能有个安稳的地方住比什么都好……

咳哼!那之后就是房间分配问题了!子美作为第一个入住的人享有挑选的特权!但是由于本人不知道选哪一间所以最后用了抓阄的方式!

然后抓到了采光超级不好的一间。

但是我给换了灯,能调档的那种。

你太宠子美了啦……

那可是杜子美诶!

好的好的……

人活着就是为了杜子美!

虽然我觉得你这句话说的贼几鹅有道理但是作为你哥我还是阻止一下你这种过激厨行为好了。

闭嘴你这个假正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天天和杨廷秀磕元白磕得飞起。

那你和退之成天吸食李杜就很光荣嘛?

我吸得正大光明!


那之后的日子倒是没什么大的变动了:每天都试着召唤新的墨魂,带领着他们适应现代生活,然后解决生活琐事。

生活琐事包括且不限于没收太白的酒、忽略仲武的大部分小报告、定期拆洗王介甫、提防子瞻带着他弟偷吃零食、寻找睡着的退之并将其搬运回房间、打扫於菟掉的毛、尽全力阻止易安通宵打游戏(十有八九不成功,确认游戏存档了后拔网线断电就好)、安抚炸毛的鲁直、防止子美接触明显是骗人的公益活动,以及劝架。

其实劝架这事儿不用太费心,大部分时候叫子美过去撒个娇装个可怜就成了。

但是不得不说大家对现代生活的适应能力比我想的要好太多了……哇你看务观又在晒猫。而且又@了子美。

哦,我把他屏蔽了。

噫吁嚱。


总之,和一群以前只能在教科书上见到的人共同居住的感觉还是很奇妙的。他们既可以是偶像、前辈、老师,也可以是朋友、学生、甚至是需要照顾的对象。

家里也热闹起来了,感觉很棒。

虽然很想和您继续分享一些,但是很抱歉,墨痕斋还有一堆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摩诘的果肉酸奶还没买。

晚饭还没决定吃什么。

退之又不知道睡到哪个犄角旮旯去了。

於菟把毛掉得到处都是。

而且猫抓板也得换块新的。

今天还是拆洗王介甫的日子。

是的,墨痕斋一直都鸡飞狗跳。

但是身为管家,我们对这一切甘之如饴。


说起来,阿梓你不觉得巧合吗?

的确,唐和宋,正是诗词鼎盛时期,冥冥之中似乎早有安排一样。

还有,墨痕斋在这里,我们两个兰台在这里。好像在说,只要有我们在的地方,就是墨魂们的桑梓之地。

end.



*可参考AV4282934的76:20-76:24

【墨魂】余忆童稚时

⚠️子美主场

⚠️说是子美主场但本人似乎并没有多少戏份

⚠️现任兰台是个子美厨

⚠️有大量自己个人对于墨魂设定的理解和私设

⚠️有官方未公布人设的人出现

⚠️一个子美厨兰台想让自斋里的子美在大家眼里年轻起来的故事

⚠️私心李杜tag

⚠️ready?






兰台在院内的那颗枣树上找到了不见踪影足足一日的李太白。

今天的诗仙又是一副胡人扮相。深眼高鼻络腮胡,嘴里哼着异域小调,仿佛全斋上下找的不是他这个人。

“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兰台坐到他斜后方的杈上,倒是不急着叫人。

“认识的人我早都见过了,不认识的也没必要去见。我看这枣树生得茂密,就上来躺着休息一会儿。”

“您可是歇了整整一天啊李先生。”

对面的人大笑一声,回了一句“那又如何。”

“罢了罢了,不是魂飞魄散就好。但你得等我去给子美他们报个平安。那时你再躺多长时间都没人管你。”

兰台一挥袖子就要翻身下树,却被李太白一句话定住了。

那李太白忽地直起身,脸上半是疑惑半是惊喜:“子美也在?!可我自打来斋至此从没见过他本人啊?”

……什么?

“那中秋的时候大家做了个茶会,坐在你两边的人又是谁?”

“达夫和一个伛偻老人。”


“你问我眼里的子美是什么样儿的?着实是个有责任感之士。这墨痕斋不就是他一手……不是这个意思?就只是用眼睛看到的样子?”

高仲武搔头。他四处张望一番,最后举起手里锻炼用的棍子指向远处清扫落叶的人。

“就是个普通人,面相也温润和气,打人更疼不到哪儿去……”他顿一顿,像是怕被听去似的压低了声音,“可总皱着眉头,一副忧国忧民的模样,鬓角也花白……我说兰台啊,我们这些人有那么不让人省心?”

兰台望过去,只有满眼青丝。


韩退之是被兰台薅醒的。

一开始他还以为自己又睡倒在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等清醒些才发现这不就是我的房间我的床吗?再看兰台本人,脸上的表情竟有几分意难平。

兰台说:“太白他不认得子美了。”

韩愈于是明了。下了床,拾起案上的《杜工部集》交给兰台。

“兰台您之前说要先召集尽可能多的墨魂来稳住墨痕斋的魂力,所以韩某未提此议。

“但既然您发现了这个问题,那韩某觉得也是时候向您说明一下了。

“本次墨痕斋现世过于仓促,兰台也算是临危受命,只知自己要和我们这些死了多年的文人共事,却不知我等身为墨魂究竟是如何活于世上。

“墨魂并非史实人,不过是其诗文展现的某种情感,是那个真正存在的人的一个侧面而已。”

“所以骆宾王刚来的时候才是个七岁的抱鹅小孩儿?”

“唔……应该是这样。”

韩退之清了清嗓,把几声鹅叫轰出脑子:“这便是问题所在了——兰台应该知道,同一句话,十人读之有十种感触,千人读之有千个理解,墨魂生于诗文,亦是如此,或者说更甚。

“您挂在所有人各自房间里的我们自己的诗文,无疑可以增强魂力。但同时,每一诗、每一字,那其中的情感和背后的故事,也会被我等墨魂汲取同化,最后显于外貌性情之中。同时的,我们看别的墨魂,看到的也是组成其身的诗文辞赋,与您眼里的怕是大相径庭。

“韩某曾经去过子美的房间,也的确读了那些挂着的诗。皆为千古绝唱不错,可几乎无一不是老病孤舟、悲秋伤春。啊,当然这怪不得兰台。召集用诗当然是越闻名古今越好。只是人一旦被刻进历史就身不由己,更何况子美这种死后成名者。”

“所以……是因为那些诗写得太伤感,太白和仲武眼里的子美才异常苍老?”

“正是。更不要提李太白印象里的子美大抵一直都只有和他游山玩水时的年轻样貌。韩某不知兰台读过多少诗书,但兰台眼中的子美既然是青年,想必定不止那些忧国忧民者。或许您眼中的杜子美比我等易受诗文影响的墨魂更要真实吧。”

兰台被他这话逗得笑两声。可一掂量手里的诗集,心里的事又多了一重。

“……先生说的不假。我自幼喜欢子美,诗文也确实读过不少。长大后才发现世人皆说杜子美忧国忧民,愿得广厦千万大庇天下寒士。不能说这话不真,可我意难平的是没人记得他也曾裘马清狂,没人记得他一如李太白那样放浪。”

少年人抬起眼来:“我也不怕先生说我自私,可我是确实想看看年轻的子美,想看真真正正的,意气风发的杜子美。”

“众墨魂受兰台照料,自然听候差遣。”


高仲武又来打小报告,说在院里遭人暗算,凶器是几颗枣核。

兰台带着物证到了枣树下,一声“李太白”才出口,却看见两个脑袋从树叶子里支棱出来。

长胡子那个正是李太白本人,旁边还有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定睛一看竟是杜子美。

“哟,是兰台啊!”李太白明显又喝了酒,但兴致高得很。他一把揽过身旁那个眼眸清亮的好友,紧接着两个人笑作一团。

两人又一阵嬉闹,惹得树梢上一只鸟受惊飞出枝头。

那鸟飞得越高越急,兰台竟要撑大了眼睛才能望见它越过远山,冲破云层,径直向最高那一座的山巅掠去,融入山后的太阳中。

那不是鸟,兰台突然意识到。

那是一只苍鹰。

苍鹰长啸起来,传到兰台耳边已经变成有韵律的歌曲,细细听来竟是身后那李杜二人的合唱,混杂着李太白的欢呼:

“兰台,你看,我找到子美咯!”


end.

【墨魂】鸡飞狗跳墨痕斋

⚠️私设如山,OOC如海

⚠️有官方未公布的人物出场

⚠️现任兰台是个子美厨(

⚠️可能有cp要素

⚠️ready?






【8:05  兰台卧室】闹钟

【8:07  兰台卧室】摁掉闹钟,赖床mode on

【10:34  兰台卧室】於菟骑脸。我起,我这就起

【10:35-10:50  盥洗室】洗漱,发现面膜少了一张

【11:00  走廊】例行检查开始!

【11:04  王维房间】人在房间里,发现那张面膜

【11:10  杜甫房间】人不在,留了字条:“去买午饭和晚饭的食材,不在屋内,还请兰台谅解。”

【11:11】我永远喜欢杜子美!

【11:15  李白房间】人醉倒在地上了,没收剩余的半提啤酒一瓶二锅头

【11:23  高适房间】人不在,进屋扒着窗看了一下,好像在阳台正下方锻炼

【11:25  高适房间】哎那个旁边的是不是岑参……?

【11:34  陆游房间】人在猫肚子下面,不用救

【11:36  黄庭坚房间】我靠好香!!!!!

【11:36  走廊】人在的人在的……我靠我身上真的好香!!!!!

【11:40  苏轼房间】????子由?????

【11:41  苏辙房间】哦我知道了你们兄弟俩又换房间睡了对不起我打扰了

【11:43  韩愈房间】人不在,晾了衣服在窗台上

【11:45  杨万里房间】哇这人又磕元白磕嗨了……

【11:45  走廊】等下好像有啥不对

【11:46  韩愈房间】救命啊退之老师趴在阳台栏杆上睡着了!!!!要掉下去了!!!!!!老师你醒醒啊回床上睡啊!!!!!!

【11:50  韩愈房间】叫不醒还搬不动,气死。拿了根绳子系腰上和栏杆拴一块了,哼

【11:52  李清照房间】姐姐你是不是又通宵打游戏了……

【11:53  李清照房间】昨天叫姐姐帮我打的高难关卡姐姐打过了呜呜呜呜呜呜姐姐真好

【12:03  王安石房间】今天Jeff近视了吗?近视了,有人进屋头都不抬一下的

【12:05  空房间】发现晒太阳的於菟!!撸它!!!!!

【12:30  空房间】门铃声?子美回来啦?

【12:33  门厅】子美回来啦!!!!!

【12:34  门厅】“……在路上看到有人在乞讨,没忍住把剩余的钱给掉了……”

【12:34  门厅】因为是杜子美所以原谅你!虽然今天晚上只能吃清汤面了……

【12:35-13:07  厨房】午饭准备中,多蒸一碗米给子瞻

【13:10  餐厅】招呼开饭,但是还得上楼把退之老师解下来

【13:12  一楼拐角】老师自己掉下来了……老师醒醒吃饭了……

【13:17  餐厅】吃饭

【13:20  餐厅】把离介甫最近的菜换掉

【13:24  餐厅】把离介甫最近的菜换掉

【13:28  餐厅】把离介甫最近的菜换掉

【13:30  餐厅】王安石你下次吃饭给我戴眼镜

【13:45  餐厅】肴核既尽,杯盘狼籍,不知东方之……呸呸呸现在东方大白着呢

【13:45-14:00  厨房】收拾残局,同时赞美洗碗机

【14:00-16:30  兰台卧室】午睡之

【16:30  兰台卧室】退之老师醒醒您睡到我屋里来了

【16:35  兰台卧室】把老师呼噜醒了

【16:35-18:48  兰台卧室】韩退之磕李杜小讲堂就地开课

【18:48  兰台卧室】路过的杨万里表示真情实感磕rps是没有前途的

【18:48  兰台卧室】就你最没资格说这种话好不好啦!!!

【18:50-19:20  厨房】磕cp使我快乐,神清气爽下面条

【19:25-20:30  大厅】所有人一边嗦面一边看舌尖

【20:34  厨房】把锅碗瓢盆扔进洗碗机,决定看完舌尖看小海鲜

【20:40-21:00  兰台卧室】吃撑了,躺尸

【21:00  兰台卧室】啊有件事忘干了!!!!!

【21:10  王安石房间门口】大宋的都在了是吧?好嘞给我上!

【21:15-22:48  浴室】拆洗王介甫

【23:00  兰台卧室】工作结束——

【23:05-00:27  兰台卧室】百家讲坛启动,开始补课

【00:28  兰台卧室】……明天早饭吃什么呢……

【00:29  兰台卧室】入睡

做月球梦

整理一下自己想在fgo里看见的人,顺序没意义,想起谁是谁,占tag道个歉



陈宫

老年李大师

萨lily

⬆️的学生们

约二

和柯南道尔一个壳儿的约翰华生

梵高兄弟

高渐离(我要搞GB)

晋唐宋元明诗词圈

虞姬的芥姐姐灵衣

泛人类史霸王

泛人类史政哥

更多的理科祖师爷比如双子英灵沃森和克里克

剩下的圆桌

猴哥

雁夜叔

信胜

仇阶尼托

安度莫(有立绘就行!!)

爱手艺

大仲马

赫妃

奈妃

狐狸尾巴妲己

悉多

村正



我真贪.jpg 

碎叨碎叨·带孩子

是的我又来了而且还来祸害无形门了。

话说这玩意儿涉及剧透啊诸位看的时候留点儿神。

花了一个下午把剑阁补完了,我现在除了哀嚎三四岁的雪团子子美是什么天使以外啥也不想干了。

必简爷爷又是什么天下第一孙子控啊我的妈妈诶……话又说回来要是一个雪团子子美搁眼前儿那谁还不都得宝贝得不行不行的,哪有心思打这么个小乖孩儿的歪主意。

说的就是你李太白!想着拿子美当幌子蹭进杜府骗吃骗喝!

结果没得逞。嘲笑他。

想想啊,要是爷爷活着从酒馆回来,没准儿还真就照他老人家说的能把仨人给领进杜府里和子美玩儿。

然后就是喜闻乐见的带孩子情节。

摩诘和和气气的肯定不捅啥篓子还跟子美玩得好好的。太白仲武打架还知道把子美拉到一边儿里去“甫儿和摩诘哥哥一起去找爷爷玩gao玩zhuang好不好呀?”

太白他能玩肯定是能玩但是估计也最有可能把子美弄哭,抢人家玩具拌个跟头啥的。

然后子美刚哇第一声爷爷横眉立目地从里屋出来了,手里拎着马鞭子。

“哪个驴蹄子把我家甫儿弄哭了?!”

得,完蛋,仨人立马全都被扔出杜府。

仲武……仲武他长得凶啊……不知道为什么总想着爷爷带他去杜府了,小子美一看哇这个哥哥怎么这么凶,吓着了。

然后刚要撇嘴,爷爷眼一瞪胡子一吹,高仲武小朋友的杜府之旅未始已终。

李太白其实要让子美哭出来还是不特简单的。

子美再怎么说算个家庭优渥的小少爷,别看岁数一丢丢礼貌还是有的。太白抢他玩具估计也是先奶声奶气地“太白哥哥可否先还了甫儿,甫儿玩够了就给哥哥玩”,眼睛眨巴眨巴,不怕也不恼。

然后李太白就上树,顺便偷个枣啃。

“哥哥哥哥玩具是爷爷给甫儿的摔坏了就不好了!而且树上危险快些下来啊!”

李太白表示略略略。

然后高仲武看不下去了,上树,夺玩具,把李太白踹下树,自己下树,还玩具一气呵成。

李太白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好像看见那小孩儿笑了。

个小坏蛋。

当然这话不能说出口,否则马鞭送客伺候。

然后再想想子美小时候玩的搞不好就纸笔墨砚了。

三个哥哥带着在纸上乱写乱画,脸上手上也溅着墨点子,但是笑得咯咯的。

看见爷爷了就过去抱,然后在衣服上蹭了一片墨。

爷爷瞟了眼纸,说你们切莫教我家甫儿那些有的没的,这些纸墨拿来画些小画写几个字便可,有韵律有对仗的,让我见着你们就别想再进杜府一步。

摩诘达夫知道其中意思也就随口应了,李太白不甘心问了句凭什么,然后脑袋顶挨了一下。

“你这小鬼头还真当那无形门是什么好地方?我倒希望我家甫儿一辈子不要沾了才好!文章诗词会个七七八八,够自己谋个一官半职安生过日子便可!你们三个要是以后敢带坏了甫儿,引诱他进门去悟道言,我那时活着便打死你们,死了也不让你们好看!”

但是缘分这事儿你真是想拦也拦不住。现在看来三人不知道爷爷姓甚名谁,也不知道子美真实身份,反而落得轻快。

若是当年真叫他们知道了杜审言和杜甫这两个名字,十来年后对着小斥候也是不知道作何感想。

怕是偶尔会忽然觉得背上一痛,像是被马鞭子抽了一下。



把大家的tag都打上了,私心李杜。

碎叨碎叨·胡人白

对,是我,我又循环了一天洛阳怀。

洛阳怀李杜是真真的好看到我哭出来。

先看那个子美,好一个意气激扬少年郎。

就,怎么能那么好看。

你第一眼看过去是沉静的,但你再看他眼睛,里面润着的那点墨光,就那么专专地盯着面前的诗,唇似要上挑似要张。

你这一刻看他是静的,但他下一个瞬间是要昂首开口高声引吭,是要策马去看遍世间好风光的。

这就是那个当年泰山之巅的鲜衣怒马少年郎。

试问谁忍得一边看着这样的子美一边去想后来的万里悲秋老病孤舟。

他太好了,真的。

然后再是太白。

有人说太白有胡人血统。我一开始对这个说法没啥感觉。

直到我看见这个络腮小胡子太白。

那太白要是有胡人血统就太好了啊!!!

中亚长相,粗眉深眼高鼻阔唇,再留一小圈胡子。

你看这个人第一眼你就会想他要写诗那得写得有多浩荡多狂。

然后人还真就给你写得要多浩荡多浩荡,要多狂有多狂。

废话,人家是诗仙。

而且你要真那么说那太白就是碎叶城出身了。

碎叶城是啥地方啊?丝路两条干线的交汇处,中西商人汇集于此,东西使者的必经之路。

那你寻思寻思照太白这语言天赋他会不会两句胡语几首胡歌?

就想想,李杜俩人游山玩水呢,玩得开心了喝得尽兴了,太白就开始唱胡歌,那个悠长嘹亮,宛若大漠胡杨和绵绵草场。

子美他一小少爷哪里听过这个,太白一嗓子都有点把他震懵了。回回神晃晃脑袋还觉得俩耳嗡嗡响。

但是太白唱得可起劲,子美就等他嚎完一曲才问这唱的是啥。

太白也不知道是唱得浸进去了还是又喝高了,反正没正儿八经回答他,反而把手里酒器往子美跟前一推:

“子美,喝!”

这仨字儿的汉音倒是发得字正腔圆的。


tag依然私心李杜。

碎叨碎叨·小子美

就,循环一天洛阳怀了,一句少年意气激扬画面再配个子美简直让我以头抢地仰天长啸。

甭管后来是如何如何,子美他也是年轻过的啊。

而且子美小时候家里环境好啊,不丁丁点儿就能看见公孙大娘跳舞,听李龟年唱歌,看吴道子的真迹。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的小天才。

七岁作诗,九岁挥毫,十五岁了还像个小牛犊,一整天上树千八百回地摘梨吃枣。

二十四岁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想想就知道那得是多么可爱多么美好多么璀璨的一个少年。眼睛是拿墨泡出来的黑亮,里面满满盛着泰山顶上的风云星月,他自己就是那只凌驾于东岳之巅的飞鸟。

戴建业老先生说那叫狂得要死,浪漫得要命。

好个少年意气激扬,好个快意引吭,绚烂好风光。

其实你要是看子美后来的诗,你能感觉到他不是说一点儿也不狂了不闪亮了,因为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那个画面依然能品出来是当年山巅的声势浩大荡气回肠。

只不过吧,飞鸟变沙鸥了。然后你再看那双眼睛,里面的东西也是深重沉痛到根本让人不忍细观细想,更不忍拿它们去寻三十年前的泰山。


(私心一个李杜tag,子美眼睛暗了太久了,最后让他看看月亮吧。)

碎叨碎叨·捞月亮

就,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是一厢情愿觉得太白是去水里捞月亮去了。

因为子美是死在船上的啊。

洪水发得船也颠簸,子美睡不踏实,也只能起来看一看外面天色几何,船漂到哪儿了。

今天晚上没有月亮,江面上有个地方却能看得无比清楚,再定睛一看竟有个人影。

子美刚想说把船移过去看看,那人影自己哐叽哐叽踩着水就过来了,一边跑着一边还喊他。

“子美呀!过来跟我捞月亮啊!”

是李太白。

太白跑得近了,大大咧咧往船沿上一趴,冲着子美笑。

子美憋了半天只憋出来一句“你是不是又喝多了。”

“没啊没啊,我捞月亮呢。”

“捞啥月亮。”

“子美你看今夜无月,是因那月亮落入了水里。”太白袖子向后一挥,只见江心亮白,正随着江波缥渺。

“走啊子美,跟我捞月亮去。”

太白伸出来只手,子美抓着那手下了船,两人就这么牵着手一并走进江心的光里去。

后半夜,船里的人发现有个老人死在船坞里。

老人去时没能合上眼,直直地盯着外面的一片天空。

有个人好奇,掀开了船篷去看天,可那儿除了月亮什么也没有。

但是那天晚上的月亮是真好看啊,朗圆皓洁,清润得竟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成精AI警告(全是萨老师,最后一p是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