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辰

单,单抽大法!

关于真宫寺小姐的事情5

○这是一篇关于真宫寺姐姐的私设
○私设如山,私设如海,本篇尤其
○人物不属于我,任何OOC都属于我
○“真宫寺是清”是超高校级的民俗学者
○有自己原创的超高校级!
○阅读过程中一旦觉得无法接受就请尽快退出!
○是清是个好孩子
○欢迎捉虫!
其实只是不敢在微博发而已……怂巴巴.jpg



医生说我的病是在某一次外出考察时不慎染上的。罕见,致命,治愈率极低。
我记得那次考察,是清也和我一起去了。
我感到庆幸,也觉得这一点都不公平。
是清在听医生的病情分析和建议。他时不时转过来看我,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
我很想安慰一下他,却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姐姐失格。
那后来是清每天放学都会来看我。偶尔还会带来超高校级们关于民俗的问题。
得了绝症的人反而更心平气和,我好像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了。
医生说我现在的状态有利于康复,而且医院也在尽全力研究我的病,从而做出治疗药物。我好像还听见了那位超高校级的药剂师和超高校级的病毒学家的名字。
如果连这两个人都无能为力的话,我还是考虑一下自己的那些研究成果要捐给哪个博物馆吧。
心电仪单调的声音和从输液管中流入身体的不知名药水,从我入睡运作到醒来,又催促我再一次入睡。
是不是曾有一个文化是以疾病为基础而诞生的?我昏昏沉沉的脑袋里不时蹦出这样一条思绪,接着又落入那一片混沌中。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超高校级的病毒学家。我曾向他请教过一个问题。
“最近读到有一个民族,拥有光辉的文明,医术发达。但最后却因一种小小的病毒而灭门。病毒有这样的威力吗?”
“我记得这件事,也知道那种病毒。”病毒学家观察着他的培养皿,虽然没有抬起眼来看我,却一直很细心的解释。
“这个世界上存在的病毒,不仅仅摧毁身体,还有的会摧毁心智。
“患者变得厌恶一切,憎恨一切,最终举起了武器,挥向那些关心并亲近的人。
“这种病毒或许没什么传染性,但致命性很严重,从另一种方面来说。”
是个奇怪的梦,它过于真实了。
TBC.

差不多再有一两次就可以完了……?大概吧。

关于真宫寺小姐的事情4

○这是一篇关于真宫寺姐姐的私设
○私设如山,私设如海,本篇尤其
○人物不属于我,任何OOC都属于我
○“真宫寺是清”是超高校级的民俗学者
○非常喜欢普通高中生是清!!!可能是因为我喜欢v领毛衣【
○阅读过程中一旦觉得无法接受就请尽快退出!
○是清是个好孩子
○欢迎捉虫!
其实只是不敢在微博发而已……怂巴巴.jpg


我没有朋友。
即使是在汇集了“超高校级”的学院里,我也没有朋友。
学者职业以外的人惧怕我的疯狂和阴郁,就算同为某个方面的专攻型人士,也说我对民俗学的狂热远远超出了他们对自己行业投入的感情。
曾经也有好心的人接近过我。
那个人送给我一支口红。
“真宫寺明明长的很好看,研究累了的时候学学打扮之类的也不错。”
后来,我们就再也没见过了。
或许是我自己把朋友们都吓跑了吧。
我没有朋友。
是清还小,我不能向他倾诉过多的负面情绪。因此,我只能更卖力地研究民俗学,投入更多的精力进去,也在其中沉溺的更深。
我已经无法忍受任何人批判民俗学。
任何人。
“民俗学把姐姐变成了一个疯子。”
我在是清摊开的日记本上找到了这句话。
愤怒瞬间弥散到全身。我攥着本子的手甚至不住的颤抖起来。
他怎么敢这么说?
他什么都不懂!
他没有资格!
道歉!
是清他要向我和民俗学道歉!
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
我粗暴的甩开了房子里所有的门,为了找到那个应该道歉的人。
是清是在储物间被发现的。他蹲在地上,手指间把玩着一根红绳。
猛然间响起的开门声把他吓了个激灵。慌慌张张想要藏起那根绳子的时候,被我拎着后领扔出了储物间。
是清在地上蜷成一团瑟缩着。他已经比我还要高了,却依然很瘦,在地板上占着一块不小的地方,一只因恐惧而睁大的眼睛透过手臂组成的保护层盯着我,瞳孔缩小。
我不停把日记本扇到他身上,带着无穷的怒气。
“你为什么敢这么写!”
“你根本对民俗学没有了解!”
“民俗学带给了我希望和热情,你没有资格那么说!”
“你又能够懂些什么!”
“我只有民俗学了!”
“道歉!”
“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
我的手高抬着,准备再给他一击。
一切只发生在那一瞬间。
我的动作戛然而止,是清也一脸恐慌的看着我。
从我的嘴中喷出来一口血,几乎全部洒在了他的脸上。
眼前忽然扭曲了起来,黑暗从视野的边缘逐渐侵入,意识也远去了。
我最后的记忆是是清依然睁大着的金黄色双眼。血和眼泪混合着从他脸上流下来,仿佛真的血泪一样,他扑过来哭喊着“姐姐”,拼命摇晃着我,而我连回应也做不到。
一阵剧痛把我彻底拉入了无意识的深渊。

关于真宫寺小姐的事情3

○这是一篇关于真宫寺姐姐的私设
○私设如山,私设如海,本篇尤其
○人物不属于我,任何OOC都属于我
○“真宫寺是清”是超高校级的民俗学者
○说实话我很在意普通高中生是清……又是长发又是黑口罩……嗯很在意。姐姐的事是真的?
○阅读过程中一旦觉得无法接受就请尽快退出!
○是清是个好孩子
○欢迎捉虫!
其实只是不敢在微博发而已……怂巴巴.jpg




是清他……是离我最近的,我最理想的实验品。
我要让他恨上我。
我开始针对是清了。
冷淡的对他,故意搞砸他重要的事情,甚至还做过几次让他在学校难堪的事。
是清紧紧抿着嘴,不敢看我的眼睛。
我们似乎开始了一场冷战。
这的确是我想要的开端——从冷战,到争吵,到彻底的分崩离析。
我需要一个导火索。
我趁是清睡着的时候把他绑了起来,从厨房拿来了长水果刀。
是清被我四处折腾的声音吵醒了。他半睁着睡眼,在看到刀锋的反光后被彻底惊醒了。
“姐……姐姐?”他挣扎起来,本能驱使他向床和墙壁的夹缝中挤过去。我握紧了刀,压抑着心中的兴奋感。向他逼近。
“姐姐!姐姐!”是清大叫着。想一想,当时我的样子可能和贞子也没什么两样,估计他是真的被吓到了。
我最终把他圈在了墙角和床之间。是清已经吓得开始掉眼泪了。
“是清啊……你恨姐姐吗?”我一只手捧起他的脸,另一只手里的刀轻轻擦过他的皮肤。
是清僵硬的摇了摇头,他的一滴眼泪落到刀子上面,顺着刃的弧度低落。
“姐姐……姐姐这两天……对我很冷淡……我就在想……姐姐……是不是想起了……爸爸妈妈的事……爸爸妈妈都……离开我们了……但是……但是我……我不会离开姐姐的……”
是清抽噎着说出了一大段话。我没有料到他是这般反应,只能怔怔地听着。
“我……我最喜欢……姐姐了……”
他冲着我露出了笑容。
人类为什么会恨自己的亲人呢?
我砍断了绑在是清身上的绳子,和他拥抱在一起。
这大概是我后半生唯一的课题了。
“姐姐也最喜欢你了,是清。”
我对自己的弟弟这么说。
说起来也奇怪,我做这些事的时候几乎毫不留情,自己也丝毫感不到愧疚。
仿佛从内心就认定了这件事一定会成功。
或一定会失败一样。
TBC.

大概要开始正经了???

关于真宫寺小姐的故事2

○这是一篇关于真宫寺姐姐的私设
○私设如山,私设如海
○人物不属于我,任何OOC都属于我
○“真宫寺是清”是超高校级的民俗学者
○说实话我很在意普通高中生是清……又是长发又是黑口罩……嗯很在意。
○阅读过程中一旦觉得无法接受就请尽快退出!
○是清是个好孩子
○欢迎捉虫!
其实只是不敢在微博发而已……怂巴巴.jpg

人类的感情是如何产生的呢?
走过了各种各样的地方,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人,这个问题却一直得不到解决。这是不论查阅多少资料和典籍都无法寻到答案的问题。
人类为什么爱上别人,又为什么会恨上别人,甚至是自己的亲人呢?
我去询问教授和学术领域内的专家,但都得不到我满意的答案。
只能靠自己了,我想。
我回想着自己见过的那些对亲人抱有恨意的人,他们当中绝大部分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遭到了亲人的背叛,或者那些亲人做出了他们无法接受的事。
这是他们产生恨的原因吗?
我需要证明。
现在想起来,这就是一切的开端也说不定。
TBC.
这次有点短啊……

关于真宫寺小姐的事情

○这是一篇关于真宫寺姐姐的私设
○私设如山,私设如海
○人物不属于我,任何OOC都属于我
○“真宫寺是清”是超高校级的民俗学者
○说实话我很在意普通高中生是清……又是长发又是黑口罩……嗯很在意。
○阅读过程中一旦觉得无法接受就请尽快退出!
○是清是个好孩子
○欢迎捉虫!
其实只是不敢在微博发而已……怂巴巴.jpg

初次见面,称呼我为真宫寺就好。要说才能的话,是原超高校级的民俗学者喔。
至于为什么是“原”……因为本人已经死掉了啊。

一开始的我也和普通的孩子一样,对各种各样的民俗感到好奇而已。但随着后来逐渐深入的了解,我才发现自己完完全全的沉溺在了那里面。
我决定系统的研究民俗学。真宫寺是清作为我的弟弟,在不知不觉中也受到了我的影响。
我所研究的民族学并非局限于国内,因此跑东跑西的情况也时有发生。父母过早的离开我们两个之后,我尽可能在工作的同时把是清照顾好——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会把他带在身边一起去国外。
是清对那些离奇古怪的传说故事很感兴趣。但是我所陶醉的是创造了传说的人类。
人类拥有无穷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甚至可以一手搭建自己的信仰。
人类真是美丽的生物啊。
我想到是清。是清是个温柔沉静的孩子。我无法看管他的时候他能够把自己照顾好,甚至反过来提醒我不要工作过度。
而且他是一个人类,那美丽的生物。
这一点让我感到欢欣。那时的我决定好好照顾我这个弟弟,直到我生命的终结。
TBC.

嗯UC的这两个新图标即视感简直不一般的强……

树苗向着地心生长

绚烂的烟火聚成一道笔直的光

模糊的视线里巨鹰飞向远方


刀锋退出胸膛

战争的号角仍未吹响

吸收了火焰的红龙沉睡于孤山的宝藏


木桶逆流而上

星光晚宴上有精灵的王

猜谜者的双眼在黑暗中寻找宝贝的光芒


我抓着契约跑回家,把一路上的冒险遗忘

你放弃了王位,带领着12个伙伴推开圆门,把食物堆满我的餐桌厨房


你还在我身旁